用app做小蝌蚪找妈妈

入夜后,由一艘炮舰和两艘小型护卫舰组成的编队,开始了夜间演习。

这时候,原本心中有事的东江诸将也只好先放下情绪,专心观摩主人的“夜间海战能力”。

话说,所谓的夜间作战演习对孔有德辈来讲,其实是一件蛮新奇的事儿。

在这之前,包括整个辽东半岛的制海权,都是在东江镇手中的。生长于白山黑水之间的满人是半渔猎半农耕民族,和大海没什么关系。

然而拥有制海权,并不等同于拥有了高超的航海技艺。

除了能“力压”干脆不下水的满人之外,东江镇并没有正规水上力量。

所谓的“海军”平日里虽说业务繁忙……南下山东运补给,北上朝鲜做私贸。可那都是白天摇着民船乘顺风去的,一不小心还会被吹到日本,和海军这两个字实在没什么关系。

事实上,哪怕在大明最强盛的年代,囿于科学技术的不发达,水军也只能说是能打仗,远远达不到夜战能力。

所以当孔有德一干人用夜视仪看到了套的舰队夜间队形变换+炮击等常规训练科目后,会产生“惊恐”情绪也就不足为奇了。

“大哥,此物果真能于夜间视人!?”

哪怕当初在旅顺城外被后金白甲兵包围时,孔有德也没有如此失态过。但他毕竟才是个刚过30岁的年轻将领,所以当邻船甲板上的士兵清晰出现在镜头中后,孔有德还是没能忍住情绪的冲击,最终惊叫一声。

一旁结拜大哥耿仲明虽说年长,但同样也被手中的夜视仪吓了一大跳。此刻身处舰桥外的冰冷海风中,耿仲明习惯性倒吸一口凉气:“嘶……此物奇妙,几近鬼神……如此,何人能敌?”

萌系可爱的90后无与伦比的美丽

只有真正带兵上过阵的人,才知道夜视的厉害之处。在士兵充斥着夜盲症,动不动就会发生营啸导致大军一夜崩溃的古代,夜视能力实在是个太过玄幻的技能。

“只是此物精贵,怕是有甚关节也未可知。”

惊惧之后,孔有德到底是领兵的,很快就从不正常的心态中摆脱过来。于是他想到一个可能的原因:这玩意弄不好有什么使用限制才对?

耿仲明闻言一笑:“呵……无需猜度,咱们大可一问而知。”

未几,在灯火通明的作战室内,耿仲明大大方方提出了有关于夜视的疑问:此物可能用于陆战?有什么讲究?

沙正明闻言哈哈大笑:“没讲究,陆战有何不可?各位有所不知,当初收复三屯营一战,便是我军精锐夜入其城,骤起偷袭,将城内鞑子杀了个干干净净,不使一人得脱,这才有了硕托部被蒙在鼓中一案。”

沙正明说到这里,扭头示意正在悠闲喝咖啡的张中琪:“呐,这可是问对人了。当日一战,张大人正是领军人物。”

当初那场“勤王自卫反击战”,事后经过穿越者“加工”的内容过程,现在早已被大明举国上下熟知?各地酒楼的说书先生已经不知道编了多少部系列评书出来作为自家的压轴戏目。

所以闻听“偷袭三屯营”这个被说书先生公认的高潮小段子?其中主角人物居然就是面前这位张百户时,孔有德等人看向张中琪的目光顿时变得郑重了许多。

这是真没想到?貌似一个不起眼的亲随百户,居然是做下好大事的宿将!

这一次?孔有德几人恭敬拱手,摆出一副重新认识的架势:“见过张大人。”

张中琪呵呵一笑,长身而起,却一个咖啡杯缓缓走了过来。面对面后,他对孔有德点点头:“大约是投缘,我一见好汉就心中欢喜。孔将军,今日月色不错,不如稍稍移步?与兄弟我来一场煮咖啡,论英雄如何?”

咖啡这玩意,今天客人倒是有幸在午饭时随大流喝了一杯。老实说,这种舶来的“苦茶”并不对土著胃口。不过在场都是聪明人,知道这位张百户刻意邀请孔有德,那肯定有话要说,所以略一沉吟后,孔有德便点头随张中琪去了船长室。

即便是船长室?对于吨级的炮舰来说,那也是狭窄的,更不要提什么赏月煮酒了。

好在舰长室内的煤油灯明光大亮。张中琪进门后,招呼孔有德坐定,然后笑呵呵用一个铁皮暖水壶冲了杯热茶递过去:“刚才我是开玩笑来着,知道你不习惯,咱们还是都喝茶吧。”

孔有德双手接过绿茶缸。他这会已经感觉出一点异样,只是还猜不透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他只是笑笑没吭声。

“瑞图老弟,正式介绍一下。”张中琪这时伸出右手:“鄙人是我家大帅派驻于北方,专责华北地区一应情报事项的负责人。”

大概是怕对方听不明白,张中琪一边和孔有德握手,一边笑着补充一句:“厂卫。”

“镇抚司坐堂千户?好大的胆子!”笨拙地和对方握握手,反应过来的孔有德虽说心中有点惊惧,但他还是连声回道:“原来是张大人当面,这个,兄弟明白,明白!”

原本心中隐隐有猜测的孔有德,这时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而令他有点惊惧的原因,则是对方的肆无忌惮:自比厂卫,目无王法。

不过这第一个回合交流完,当他坐回椅中后,却莫名地感到气氛有点放松……大概是对方自揭其“短”的缘故?抑或是彼此都有对朝廷不满的心思?

接下来张中琪为了继续缓和气氛,便没有再说什么敏感话题,而是天南地北和对方聊了起来。

意识到谈话节奏后,孔有德这种聪明人很快就适应了。而当房间里的气氛更加融洽后,孔有德终于逮到机会问出了之前就想打问的一个问题:曹伯爷是南人还是北人?

现实中的曹川,穿越前的身份证上表明,这货是河北南部某县级市出来的屌丝人氏。所以张中琪此刻并没有什么可掩盖的,他大大方方告诉孔有德:曹川曹大人是地地道道的北人。如果按照古地图来分的话,那么曹大人就是燕国人氏。

孔有德闻言当即一拍大腿:“着啊,兄弟料中了!”

当张中琪有点惊讶地听孔有德解释完后,他呵呵又笑了起来。笑毕,张中琪告诉对方:猜的没错。当初随曹大人出海建立基业的老弟兄中,至少有一半都是北人,包括张中琪自己和沙正明在内,都是北人。

张中琪还告诉孔有德:他们之中同样也有辽东出身的,所以某些时候口音听起来是有一些辽东味道……

和后世不一样,在古代,地域纽带是人际关系、家族关系、师徒关系、朝堂关系等等一切关系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曹大人是北人,其麾下的大员中甚至还有辽人这个消息,对于孔有德来说,毫无疑问是天大的好消息。至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日后双方打交道就会方便许多。

这一刻,孔有德顿时感到和对方亲近了许多。

于是他主动起身,笑嘻嘻拿起暖壶,给张中琪缸子里添满了开水。

下一刻,孔有德咂一口茶水后,摸摸嘴正色问道:“不知大人今趟唤兄弟前来,可有什么吩咐的地方?”

张中琪毫不意外地点点头:“呵呵,孔老弟是聪明人,如今大家又认了远亲,那我就直说了。”

“舰队这次到登州,明面上嘛,自然是救朝廷的急,救祖大寿的急。不过嘛,这其中关节,想必老弟已是知道喽?”

“晓得晓得!”孔有德连连点头:他之前就已经从孙元化那里探明了消息,知道两家兄弟单位此番都是来打酱油的。

“嗯,明处的事不谈,这暗地里嘛,实则是兄弟我收到了曹大人的消息:要借此一事和孔兄弟搭上手,今后你我两家互为奥援。”

“啊!?”尽管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结果,但这一刻孔有德还是惊呆了。

“嗯!”张中琪点点头表示肯定:“有个名目,叫区域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两人此刻在船舱中谈论的话题,自然是不能见诸于纸端的。所以张中琪接下来开始一条条给孔兄弟解释。

按照张中琪的说法,双方“互为奥援”后,登州孔有德(包括耿仲明等)部,就会在未来漫长的时间内,持续得到来自南方某位大人的暗中支援。

这种支援是方位得。其中不光有资金、粮草、药品等种种军用物资,某些情况下甚至还会有军火支援。

另外,张中琪重点提到:孔有德部,乃至整个东江系将领一直以来最缺乏的,其实并不是武器,而是政治集团的庇护。

而关于这一点,张中琪也承诺:一旦事成,那么今后他孔有德就相当于加入了曹大人在朝中的派系——极其强大的派系,不但有当朝宰相+大太监的核心政治联盟,还有更加广泛的勋贵集团,以及抱有善意的士大夫集团。

张中琪最后真真肆无忌惮地说道:“差不多除了皇上,其余满朝文武,都是我家大人的好朋友!”

张中琪说到这里时,不知什么时候低下头的孔有德,额头上早已满是冷汗。许久过后,这位年轻的土著将才抬起头,缓缓问道:“曹大人这是要造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