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公司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吹牛打嘴炮谁都会,夏洛,以为是谁啊,还能弄死我不成?我就算是站在这里,敢打我吗?敢吗?”

刘兵走到夏洛的旁边,壮硕的身材跟夏洛形成鲜明的比例,他昂着头,鼻孔里哼出一口气,居高临下中带着不屑的看着夏洛。

“知不知道,真的让人讨厌。”

夏洛突然笑了笑。

随着他的笑容,他的一脚闪电般的朝着刘兵的胯下踹去。

这一脚快准狠,甚至可以说妙到毫巅,哪怕是普通人都能够感觉到一种美感。

刘兵的脸色瞬间变成了青紫色,脸上更是青筋暴跳,与此同时,他的脸色都变得有些扭曲。

身体微微的弓着,足足过了好一会儿,刘兵的嘴里才发出一声惨叫声。

双手捂着裆部,刘兵的两条腿夹紧,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蹲到了地上。

“啊!”

刘兵的嘴里发出杀猪一样的声音,目光却是怒火喷涌。

明眸皓齿清纯美女纯纯的美

“没事,我看不上老婆,所以老婆以后还是让别人来照顾吧。”

夏洛目光平淡,语气更是很轻蔑。

刘兵想要动手,他对自己的战斗力非常的自信,然而此刻,他却是废了。

张东和张文的脸色都变了变,他们心中莫名的,突然就有些慌乱起来。

因为今天的夏洛跟他们之间见过的夏洛,似乎有些不一样。

“有意思,真有意思,学生打老师,还这么嚣张,很不一样,我欣赏。”

郝建的目光阴沉的盯着夏洛,一字一句的说道:“但我可不是刘兵,如果想要跟我动手的话,我告诉,会被打的很惨。”

“不好意思,还不配。”

夏洛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就不打算理会,双手插兜,朝着包厢内侧的张文和张东走了过去。

“站住!”

郝建脸色一沉,挡住了夏洛的去路,脸色冷笑的说道:“怎么,是把我当空气不成?”

“难道真的要犯贱?”

夏洛侧过头,目光盯着他,很是玩味。

本来他是不打算对这几个陌生男人怎么样的,但是如果对方挑衅,那就不一样了。

“妈的,装妈啊!”

郝建心中火大,突然挥拳砸向了夏洛的脑袋。

夏洛的眼睛眯了眯,下一刻,郝建就发现自己的手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不管他怎么样用力,都突破不了这层阻碍。

“这点力气,实在是个废物!”

夏洛讥讽一笑,随即这个时候,他的手猛然用力一握。

“咔擦!”

清脆的骨折声音传出,随即在这个时候伴随着的,是郝建的惨叫声。

捂着自己的手,郝建的嘴巴张大,不停的抽着冷气。

后面站着的李阳和方文辉却是有些震惊,因为单单是看郝建的双手他们就能够看出来,这家伙的手居然被夏洛捏了一下就彻底变形了!

只怕是就算去了医院动手术也没有办法恢复吧?

“洛哥,实在是太恐怖了,这力气,也太大了吧?”

李阳呆呆的说了一句。

另一个陌生的青年见到这一幕,脸色变了变,出奇的,他居然没有上前,反而是坐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看到。

夏洛看都不看郝建一眼,继续朝着张文和张东走去。

张东的脸色彻底变了,他忍不住站起来说道:“干嘛,想干嘛,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打伤了这么多人,难道还以为自己能够走掉吗?”

“我当然不这么认为!”

夏洛淡淡一笑,随即在这个时候,他就说道:“像们两个,我甚至觉得打们都是脏了我的手,不过谁让我现在很生气呢,那不好意思,们恐怕就要很难过了。”

“我警告,不要乱来,知道打的是谁吗,会后悔的!”

张东的身体都有些颤抖起来,他越想越害怕,尤其是看着夏洛那双深邃的眼眸,他的一颗心突然剧烈跳动起来。

想着之前的时候,夏洛居然没有花费任何的功夫就直接是击败了他,现在他和张文两个伤残人士,又怎么可能拖得住片刻?

“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

夏洛轻轻一笑,随即在这个时候,他的一只脚突然踹在了张东的腹部,一下就将他给踹翻在地。

张东刚想要反抗,就只觉得背部一沉,紧接着,他就感觉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他的背部一样,一股巨力从上面传来,让他的身体瞬间贴紧了地面。

“记住,不是什么都是能够议论的,也不是什么人都是惹得起的。”

夏洛的脚尖不动声色的捻了几下,再重重的踹了张东一脚,这才站直了身体。

张东喉痛一甜,背上火辣辣的,肚子里面更是翻江倒海,只觉得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同样的,在张东的心里面,他的恨意已经达到了巅峰。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张东此刻的眼神,已经足够杀死夏洛无数次了。

“不要这么看着我,只有弱者,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别人。”

夏洛移开眼,目光看向了张文。

张文脸色扭曲,大声说道:“他妈的有种就弄死我,否则就是我的孙子,我呸!”

一口唾沫狠狠的吐在了地上,张文红着眼睛盯着夏洛,似乎已经疯狂了一般。

“弄死,也不是不可以。”

夏洛淡淡一笑,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是没有做过,就看到有没有逾越他的底线了,就像是潘晓天一样,只要是触碰到了他的底线,那就必须会死。

“只是,还不够资格而已。”

怎么说夏洛也是暗网的A级杀手,像张文这样的货色要是死在他的手里面,那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一脚提了提脚下的玻璃渣子,夏洛微笑的看着他,说道:“现在我给两个选择,第一嘛,要么就跟的刘兵老师一样,以后断子绝孙,要么,就吃一块玻璃渣,吃了,我就放过。”

此时此刻,刘兵的脸色已经是极为的苍白。更加重要的是,刘兵的目光之中,俨然是有着一抹怨毒。